寂寞的星空

高一好累,高三更累

《恶性循环》通告

因为剧情写的太狗血……导致没脑洞了……所以决定重新开始写……

我好想shi

于是乎,决定重新开坑再删原文


小剧场:

弟:……rpj因素?


我:………好像没有……


弟:恐怖解密?


我:……这个真的没有……


弟:………重写吧……还有,别再让我看你写的东西了


我:………不要走啊啊啊!!!没有人评论我不    只得拉你吗!!!


弟:……啧……这人好烦òᆺó!死开!!


我:嘤嘤嘤,石墨跟着老福特(本软件的外号)私奔了!连你也不要我了……我好柔弱……


弟:………靠⊙∀⊙!是谁昨天晚上哭的稀里哗啦还要拉着我看视频的!!死开!去想你的剧本!!!

我:………( ̄ε(# ̄)☆╰╮o( ̄皿 ̄///)


本人留言:

WTF?!!最近禁车??!!!怪不得老福特和石墨都……算了不提了……我伤心


这是弟弟留言:

……谁来把她给我扫走…!


我靠!!看我发现了什么!!!

链接了解一下!!!我相信玩B站的都知道了!!!!


R18 【安雷】

本来想踩点00:00的……后来发现没办法了……就这样吧……我好累……


文章走链接


恶性循环㈡

恶性循环 2


※第一章在评论


※安雷线(主视角:雷狮)

※富含恐怖RPJ因素

※不是游戏,纯个人脑洞

※注意避雷

※祝您阅读愉快


>>start<<


Start.3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对于雷狮来说现在的情况简直比把他囚禁起来还要难受。


“为什么我要和你们在一起?”

“哎?为什么不行啊?大家一起行动不好吗?”

雷狮的嘴角不经意地抽了抽。一起行动当然很好,但,带着一个路痴行动……心累啊……在金n次带路将队伍带回原点后雷狮崩溃地差点没一锤子砸下去。


好在创世神没有将他们遗忘。在三人第n+4次重复回到闭着眼睛都能摸清位置的大厅后,创世神送来了一份“大礼”……


“哇啊啊啊啊——”金大叫着躲开擦着帽顶的雾刃,“为什么它还在啊!!”

“金,安静点。”格瑞边反击边观察四周。

从二人之前的对话中,雷狮得知这种东西叫“影卫”,类似于“小怪”之类的职业,见人就打。

“啧。”雷狮放出几道闪电拖延了影卫的速度,同时附带了点照明作用,“就没有能干掉它的办法吗!”

“目前没有。”


雷狮和格瑞还在商量对策,附带主角光环的金完美的提供了一条惊天的线索。


一切源于金宝各种诡异奇葩的躲避动作,这让他回想起第一次和凯莉对战时的场景。

在金腾空无法做出防御动作时,格瑞迅速拽住金将他拉离了那致命的一击。

“金!”格瑞的眼神中带着些许责备。

“喂,小子。”雷狮轰出一击,借机跳了过来,“不要拖后腿。”

金愣了一会儿,笑了两声,不自然地挠了挠后脑勺道歉道:“对不起啦……”然后小声嘀咕了一句,“怎么感觉刚才的攻击好像凯莉啊……”

听力极好的雷狮和在金旁边的格瑞自然不会错过这句看似无关紧要的信息。


“喂,小子,你刚才说什么?”

“啊?什么……什么?”

“金,你刚才说影卫的攻击怎么了?”格瑞在一旁补充道。

“啊……哦!”金从地上站起,后跳躲开再次朝他袭来的雾刃,“感觉有点熟悉啊,影卫的攻击方式和凯莉好像啊……还有那个带着冷气的刀刃……很像安莉洁的元力技能……”


在金说出二人名字的同时影卫的攻击小幅度的停顿了一些。这是三人都不曾察觉到的。


在金说完后,雷狮心中有了一个答案……但现在显然不是实践的好时机。

这时,雷狮退到了一根柱子的前面。一个场景突然出现在脑海中……


有人被袭击,恰好退到了他此时所处的位置。但不同的是,那个人似乎是有意退到这里的。接着那人靠在柱子上,手指似乎按到了某个开关,脚下出现一个大洞,那人就这样通过大洞躲过了追击……


“喂!你们两个到这边来!”不知道为什么,雷狮有种强烈的预感,这个洞也可以帮助他们!

等三人站定后,雷狮看准时机,毫不犹豫按下开关。

伴随着失重感一起来临的还有……某人惊恐的尖叫……


雷狮落地后,流焱自动从他手中挣脱,充当照明工具。结果他刚一抬头,就对上格瑞抱着还剩半条命的金。

“噗啊……吓死我了……雷狮…下次你能不能先给点提示啊……”

雷狮没空搭理他。新地方的场景有些熟悉,貌似是之前的地牢……

“哇——没想到这里居然有地下室哎!”金一脸惊奇地打量着阴暗又潮湿的新环境。


地牢和之前显然大不一样。地上出现了很多黑色的血迹,还有一滩滩蠕动的“水坑”……


“哎?格瑞,格瑞!这滩水会动哎!”

“别碰(不要碰)!”二人惊悚地制止金蠢蠢欲动的手臂,因为接下来,那滩水渍突然像喷泉一样扩散开来。

“该死!”雷狮落下一道闪电,直直劈中那喷泉,“真是要被你这小子害死了!”

一些电流顺着水渍扩散开来,就在离三人不远处的上出现了一个人影……


“什么人?”雷狮最先看到那个人影,他扬起手中的雷神之锤指向那人。

然而回应他的确是喷涌而出的“黑水”。

雷狮心下顿时明了,他暗骂一声,真是一点也不给人喘息的机会!居然是新的“影卫”。

好在雷狮反应够快,锤起,锤落,一击落雷直直劈到“影卫”身上,同时,整个人接着地面的反弹力跳到空中,看准时机抓住了飞来的流焱,躲开了迎面而来的一击。


“矢量冲击!”金的元力技能强力的穿过那如喷泉般涌出的水柱。


雷狮在空中觉得有些不对,他感觉那一击似乎没有打中目标。在金的冲击快要击中“影卫”时,一滩水突然化作一个手拿盾牌的巨人,出现在它面前。金的攻击打在盾牌上迅速被水包裹住,然后随着那巨人散化为黑血。


原来是这样!雷狮顿时想到一个点子,他待水柱散去,潇洒落地。

“格瑞,配合我攻击!”说着又是一击落雷。格瑞也在雷狮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做出了攻击。

事不经意,又出现交个“卫士”挡下了二人的攻击。但雷狮观察到“卫士”的体型明显小了许多,而且出现和消失有一定时间间隔!

雷狮又打出一击,同时示意金绕到“影卫”的身后去。


“矢量疾走!”

“现在,攻击!”一声令下,三人从三个不同的方位发动攻击,依旧不尽人意,但这次不同!

在其中一个“卫士”刚散开的瞬间,一道黄光接着迎上,是流焱!

雷狮早就知道会是这种结果,所以放完技能后直接把流焱扔了出去……


但是,还是被拦下了……

雷狮的瞳孔在这一刻缩成了一个点,因为这次出现的不再是“卫士”而是……

锁链!!!!


……那个技能!!!雷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不是银爵的技能吗!!!

可惜眼前的情况根本没有让他惊讶的时间了!

因为刚才那击没中,三人陷入了麻烦。


“金!”此时无数条锁链朝三人袭来,金已经被锁链绑住。但奇怪的是,在格瑞叫出金的名字后,锁链好像忌讳什么似的又把金放了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

“咳咳咳……”在二人愣神的时候,锁链抓住空挡缠住了格瑞,金抬头便看到格瑞被链条裹住,下意识喊到:“你们不要抓格瑞!!”然后链条很听话的放开了格瑞,全都扑向了雷狮……


“………”

“…………”

“…………………”在看到黑压压一片的锁链时,雷狮“呵”了一声,他就这样被卖了?就这样被队友给卖了?!!!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留言:有点少……放心,明天还有一篇……分科好烦人……


雷狮:mmp,老子就这么被卖了?!!


流焱:……我想静静………


恶性循环

恶性循环⑴


※安雷线(主视角:雷狮)

※富含恐怖RPJ因素

※不是游戏,纯个人脑洞

※注意避雷

※祝您阅读愉快



>>start<<





Start.0

“滴答,滴答——”



突兀的水声在黑暗中回荡着。伴着“噼啦噼啦”的声音,道道泛着蓝光的闪电将这黑暗尽数撕裂。



“雷狮,请你住手。”一黄一蓝两道剑影划破闪电精准地架在那柄巨锤间。



“啧啧——”二人的身影暴露在闪电之下,“看看我发现了什么,这不是大赛第五的安迷修吗?怎么这么狼狈——”



雷狮提起雷神之锤,微微俯身,反手就是一击横扫。安迷修早就猜到他的招数,双腿微曲,轻松跳开。



“你还真是有够执着啊,安迷修。”雷狮左手一抡将雷神之锤扛在肩上,扬起下巴看着眼前身上有着数道伤痕的安迷修,“你就这么想和我组队吗。”



“……呼——”安迷修皱了皱眉头,他将手中的双剑背到后背,吐出一口浊气,“虽然你是恶党,是在下的敌人。但在下无法坐视不管。”



“你进过那个房间,一定看过纸条。这里远远没有我们看上去的那么简单,而且纸条上也说过:

请在规定时间内找到您的队友

期间也可与他人组队

切记!请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组队”



“哦~我明白了。”雷狮勾起嘴角,那双绛紫色的眼眸中闪着戏蔑的光,“你这么死皮赖脸的跟着本大爷,是因为没人和你组队吧。”



安迷修的身体明显顿了一下,下一秒,黑暗回归,将二人吞噬。



半晌,雷狮听到一阵低笑。黄蓝色的光映出安迷修的脸,忽明忽暗,似真似幻。他的嘴角勾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安迷修说:“嗯,是啊。所以你愿意和在下组队吗?”



你愿意和在下组队吗?



“!”一个画面在雷狮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他的大脑变得空白,等他回过神便听到自己的声音这么回答道。



“好啊,不过只到和卡米尔汇合。”



只到和卡米尔汇合为止。



这段对话像是预演过上千遍,没有任何犹豫,完全是下意识的回答……



Start.1

雷狮和安迷修所在的位置像是个地底监狱。四周没有亮光,水滴声被无限放大。一路上不是带着浓重铁锈味的牢房,就是白森森的人骨。



冷热流被安迷修召唤出来当作照明用具。

其实原先是雷狮放闪电照路来着,但后来被安迷修在耳边不住地嚷嚷着“要是劈到人怎么办”之类的话,加上需要消耗元力,于是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啧,安迷修你那破剑敢再亮点吗?”



“真是抱歉啊,凝晶和流焱不是照明工具的事。”安迷修咬着牙微笑地回答着。天知道雷狮这一路上说过多少类似的话。



二人又是一阵斗嘴,地知道他们这一路到底斗了多少嘴……



雷狮不屑地撇开头,他开始后悔和安迷修组队了。也就在这时,他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



一间没有上锁的牢房。

这个牢房的门像是被人强行从内部破坏。有液体从牢房里流出,蔓延了走廊的三分之一。



“安迷修,把你那破剑移到那边看看。”



“恶党!你就不能好好叫吗?”安迷修很是心累地调动着凝晶。



在蓝光的照映下,雷狮勉强可以看清里面的情景。牢房里似乎有一个人,从轮廓来看,应该是个男人。他坐在墙边低着头,右手小臂不见了。从那些液体,不,应该是血的颜色可以看出他死了很久,但还没到腐烂的地步。



是参赛者?



雷狮顿了一下,有些狐疑地转头看向安迷修。这个以往冲的最嗨的家伙现在居然一动不动地站在自己身边,还冲自己微笑?!



“要去看看吗?”安迷修问道。他的声音很轻,是那种只要被风一吹就会散的程度。



雷狮不屑地撇了安迷修一眼,说道:“看什么看,这种地方死个人不是很正常吗。赶紧找出口出去,老子可没打算一直待在这里。”



是个人都能听出雷狮语气中的烦躁,于是二人也就没有去管那具尸体。



山路十八弯了好一阵,二人总算找到出口。



“该死的,”雷狮抓着梯子,推了推头顶结实的铁板,“是锁死的!”



“附近有没有类似钥匙孔的凹槽?”安迷修将流焱又送上去了些。



“没有,应该是类似机关的门。”



“雷狮,你在上面等一下,在下去看看附近有没有机关。还有流焱你先拿着,注意不要碰到刀刃,会被烫伤。”



“啰嗦。”雷狮握住刀柄,一股暖意沿着掌心逐渐蔓延到全身。



对了。说起来从冷热流被拿来照明之后,这把热流似乎全程都跟着自己……难怪感觉不到冷……那个白痴!又做多余的事。



这时雷狮的眼前突然弹出一个通信。是卡米尔。



“大哥,你在在哪?”

“地牢。你怎么样?”

“组队完成。大哥你呢?”

“马马虎虎吧。你和帕洛斯他们在一起?”

“不,是埃米。大哥呢?”

“安迷修。”

“……大哥,安迷修他…………”



通话到这里被阻断了。卡米尔语气很低沉,说的很认真,他很少用这种语气说话。



安迷修……他怎么了?



正说到安迷修,对方也配合地发了个通信。



“雷狮,在下找到机关了。那边做好准备。”

“要开快开,我手都麻了。”当然是假话啦,不得不说安迷修还是很效率的。



(不过作为恐怖rpj怎么可以没有高能呢)



“咔哒。”雷狮听到这么一声,便知道机关打开了。他抬手猛地一推,铁板门被轻松打开了。



“雷狮,快点出去!!在下………”

雷狮发誓他被安迷修这一嗓子吓到了,可惜后者的信息又被阻断了。还没等他骂娘,脚下的梯子猛地一晃。不看还好,一看简直把雷狮吓了一跳。



什么玩意儿?底下怎么这么多水?这水里又是啥玩意儿??



这些液体似乎有生命,它们在不停蠕动,还在往梯子上爬!



真恶……雷狮最后为安迷修默哀一秒,紧了紧手中的刀柄,确认没有分解的趋势,抓紧时间爬出这个让人浑身不舒服的地牢。然而雷狮前脚刚出来,铁板门后脚就锁死了……





Start.2

“……该死!”雷狮蹲在铁板门边好一会儿,死死的盯着那个门看了好久。



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被锁死!安迷修那个白痴要怎么上来……



“窸窸窣窣,窸窸窣窣——”像是毯子被拖拉在地上的声音从背后响起,雷狮一震,他的反射神经在听到声音的一瞬做出了攻击指示。



雷神之锤挥出伴随着数道闪电大范围地打向声音的源头。视角的转换使雷狮看清了身后的“人”。



那是一团黑雾,从轮廓勉强可以看到雾里的人影。雷狮的攻击居然对“她”没有效果!



“她”随意挥手,那些黑雾变成数道刀影朝雷狮袭来。同样也是范围伤害的攻击。而且这些黑雾形成的刀影居然可以透过实物攻击到目标!



雷狮险险地躲过几刀,那几下都是往他要害打的。被划伤的地方冒着黑色的雾气,雾气在雷狮身上萦绕着,他的动作开始变得迟缓。



好冷……好冷,好冷。感觉像是要把血液都凝固的温度……是那些雾刀……



雷狮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动作也越来越迟缓。而且对方完全不给他撤退的机会。



该死……不会真的要栽在这里吧……

雷狮这么想着,意识也有些模糊了。



就在这时,他感觉手上传来一阵暖意。那是安迷修的流焱。



这是……怎么回事?元力武器居然被激活了?!!



流焱从雷狮手中挣脱出来,它在雷狮身边高速旋转着。很快,雷狮发现四周的温度似乎上升了,而那些萦绕在伤口上的黑雾也渐渐消失,露出还在溢血的伤口。



“她”的攻击也随着雷狮身上迅速消失的黑雾而停止。

流焱清除完雷狮身上的黑雾后突然像是受了什么刺激,它迅速调转刀刃,带着犹如岩浆般的炽热温度直直冲向“她”。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她”身上的黑雾突然暴涨。



一道剑光从黑雾中心冲出,是流焱。它一击得手后没有补刀,而是迅速回来,继续在雷狮身边转着圈圈。



目睹一切的雷狮瞬间明白了。“她”怕热。那些黑雾遇热会被蒸发,遇液体会使其凝固。

流焱会被激活……难道安迷修在附近!

雷狮环视四周,并没有看到对方的身影。



随着时间推移黑雾逐渐融入空气中,周围的景象也变得清晰。也就在这时,雷狮看到了两个身影,接着是一黄一绿两道攻击。

两道攻击准确无误打在“她”的身上。又是一阵凄厉的惨叫,“她”消失了。



“哇!格瑞我打中她了耶!”二人从黑暗中走出。



“哎!那是……雷狮!……”金看到雷狮后脸上的表情突然变了,那是一种夸张又微妙的表情。

不止金,就连“冰山帅哥”格瑞也破天荒的露出了吃惊的神情。



“格……格瑞……那把剑……”金伸出手指指了指一直在雷狮身边转圈圈的流焱,声音颤抖地说道。

“……”格瑞没有说话,不经察觉地点了点头。



这两个家伙怎么回事?

雷狮有些纳闷地最后看了眼格瑞和金。他突然感觉很累,明明没有什么消耗,身体却像是绕地球跑了一圈一样累。

意识快消失前的一刻雷狮感觉自己似乎被人撑住了。



“雷狮!你快醒醒,你不要睡啊!”



在下不后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唔!好重……格瑞快来帮忙啊!哎?等等,等等!流焱你要去哪里?!”



你怕冷?那,在下的流焱先借你用吧。



流焱怎么就没有用了?起码能战斗还能取暖,不是很好吗?



哎?元力武器离开主人就没法用了……在下最不擅长动脑子啊……总之出去之前在下会一直在你身边,这样你就不会冷了!



安迷修……流焱……黑雾中的人影……有什么东西……有什么东西被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



等等!金发的小子刚才说流焱……流焱怎么了!

雷狮费力地睁开眼睛,目光所及处。



流焱有了分解的趋势。



可奇怪的是,在雷狮清醒的那一刻流焱又和没事人一样继续绕圈圈。



“他真的做到了。”雷狮清醒后接受了二人的救治,在金给他包扎的这段时间,格瑞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从刚才就想问,你们为什么见了我,跟见了鬼一样”



“哎?哈哈哈……有吗?没有吧……一定是雷狮看错了啦……”



说谎敢再明显点吗你?要不是身体突然累到动弹不得,雷狮发誓一定把这两个瞒事的家伙收拾的服服帖帖。



“想知道的话,就去问安迷修吧。”格瑞收起烈斩,走到雷狮身边,抬起那条被金绑成粽子的手臂。



“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很快就会出现了。”



“哎?安哥很快就会出现?什么意思啊,格瑞?”格瑞没有回话,目光在流焱上停留了几秒。



看到格瑞反常的行为,雷狮也将目光转移到流焱身上。



那把剑依旧是雷狮记忆中的样子,闪着光芒。雷狮眯起了眼睛,在流焱的剑身上似乎萦绕着一层淡淡的绿光……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自己究竟忘了什么?眼前的两人又瞒着什么事?流焱又为什么脱离了主人还能被激活?



安迷修,你到底瞒着我什么?


待续……


废话:

这个脑洞之前发过的,不过因为我点不开,于是删了……(๑•ั็ω•็ั๑)


大声哔哔——你身为学生居然这么晚了还不睡觉!!!想修仙吗?!!!


(突然安静)我不是我没有!


俗话说得好,开局第一篇,坑洞是最多的……我还能说啥?反正我爽了!文笔不好算个球球!我就是我,那片最寂寞的星空!!!


其实就是刷一下存在感………


??那啥,我还是来过一辆车的……想看自己去找吧……懒得弄链接,鬼知道下一次开车是什么时候……


存个脑洞

一个全是私设的沙雕文………
这只是提纲!!具体什么时候填……不知道……真不知道……

Cp自己想去,我也不知道是安雷还是雷安

※咳咳,具体是这样的:

ABO设定
大杂烩设定(角色串门之类
安哥和雷总在一起设定(双A,不解释
有一个儿子设定(私设
儿子是一个A装O设定
一个未分化的角色设定(私设,分化比较晚,估计在番外

角色(假)死亡设定
有人要背锅设定
反派都去死!!设定(每部剧中没有反派,只是他们做的事让人无法接受

※剧情大概:

安哥曾做过一次选择。一个考验“骑士道”的选择。【(重点)一群路人甲和雷总,你选哪个之类的】

结果……(嘛,你们都懂,和雷总有关,我就不解释了)

十几年后,又是同样的选择。

只不过,这次的选择是……

他最爱的两个人……
(就是儿子和爱人之间,你选谁)

(矛盾吧,狗血吧,想不想打我啊~~~
  咳咳跑题了。)

绝望之时,

有人给了他第三个选项……
(猜猜看谁……好吧,不逗你们了。是他儿子,我伟大的私设之一)

※好啦,大致就是这样。接着放人设(私设的)

※私设No.1
姓名:雷奚

年龄:(懒得设)

职责:大学生

性别:男,Alpha(第二性别)

瞳色:上紫下绿(什么鬼??这是什么颜色啊

发色:黑偏一丢丢蓝

性格(简单):戏精一个。安哥面前“乖宝宝”,性格偏似雷总,但本质上没有雷总那么过(我词穷,不要问为什么,自己想象吧

爱好:(没想好

※私设No.2

姓名:墨辰

年龄:(说了懒得设)

职责:大学生&间谍(小彩蛋

性别:男,未分化(儿子啊啊啊啊!妈妈爱你!!你们想他是什么?

瞳色:纯黑

发色:纯黑

性格(简单):内热外冷。不善言辞。是个很有故事的人(有故事什么的最性感啦!!

爱好:(没想好……儿子,你真难为妈妈我啊

※来说说两个私设的背景吧~

雷奚:
试管婴儿。

在雷总某种意义上的消失后,他就被当作雷总的“替身”。

他和雷总很像(忽略瞳色,只看长相),更要命的是,他被迫戴上了雷总的标志——星星头巾。

简单来说,他渴望自由。人格上的自由。

“我是雷奚,不是雷狮。”

他渴望周围的人把他当作一个“人”,一个独立人格的人,而不是雷狮的替身……

※墨辰:
从小被抛弃。

和姐姐(蜜汁人物,和安哥师傅一样迷的人物)相依为命。特别特别特别特别喜欢姐姐(亲情上的)。

但发生了某种意义上不好的事……

姐姐永远的离开了他,而自己也被囚禁在永无天日的地方……

在发生过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以至于本身对Alpha有很大的厌恶感……(当然不可能是对安哥和雷总啦)

更可笑的是,把他从那里解救出来的正是Alpha,一个温柔而强大的AIpha(这里很明显了昂,再看不出来的就是鶸!)

至此发誓做一个也能救人于苦海的人。

※私设关系(先支线,后主线):
支线——
雷奚和墨辰一个学校

墨辰是安哥和雷总的后辈

雷奚一开始以为墨辰是安哥派入监视他的人,所以想尽办法的折磨他(……这剧情有点眼熟是肿么肥事・_・?

后来一群路人甲看不惯雷奚决定捉弄他一下,就把雷总的头巾拿走了(这世界熊孩子怎么就这么多・_・?

墨辰帮他“要”了回来,附加一句:

“你是你,他是他。你们不是同一个人。”

简单说,墨辰单方面告诉雷奚,他是一个被认可的人格。

于是——

雷奚开始追墨辰。

嘛~还是真心希望在一起的,不过BE虐的就是他们……先看看评论吧,你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写反正BE和HE两种剧情设死了

主线——
因为是主线,不透露太多,反正上面剧透的差不多了

雷总全篇不能说话!

安哥全篇以为雷总不在了!

然后一个选择!

最后两人破镜重圆!

没了,就是这样。

别想知道更多。

你们评论不?不评论我没法写……
给评论!不给评论就捣蛋(弃坑)!
长篇连载啦~啦啦~啦啦啦~
好沙雕……
求评论,没评论没动力

约文不?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3528408?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FFEAA50C-E0A9-4937-AC79-C2C1D8C2C81D94864infoc&ts=1539186785465
谁来写?在下做不到

【安雷(R18)】《谎言》

嗯……题目可能和情节有点出入……
※战争片
※你们注意避雷哈

>>我不解释,自己看吧。不会嘣放心 <<

这次写车居然有感觉了!!(惊恐
什么鬼!!!我艹艹艹!!
接下来更新定很慢,毕竟高一怕老师……
动不动劝退啦~“恐吓”啦~什么的……
我怕了真的……

啊啊啊啊!!!我爱安哥!!
做一辈子的安厨!!!
不要说我懒,高一提心吊胆
(っ╥╯﹏╰╥c)